【魆降&空太】記憶

2009-10-05 21:02

序幕

*日本,織田家

“要下雨了呢……不知道降到步了麼……”拉開窗簾,天空濃重而陰沉。墨眉間透著淡淡的擔憂。
“不用擔心,不能獨當一面就不配當織田家的人了。”另一雙大手輕輕覆上纖柔的手,相扣。
“嚳你總是對他們太嚴格……不過,降也強大到不會讓我們擔心了呢。”墨沒有回頭,只是輕輕地把身體往後,靠上了那溫熱的胸膛,微笑,手扣得更緊。
窗外,毛毛細雨,淅淅瀝瀝地下,卻也纏綿……


魆降躺在沙發上,不大的空間, seven star淡淡的薄荷味縈繞,那瘦小的身影又重現在腦海,眼中沉沉的黑暗,應該是悲痛欲絕後產生的空洞,這樣的眼神居然屬於一個小鬼……“呵,這個世界……”低沉的男聲,驚擾了那飄散著的煙霧。


今天凌晨,魆降到達意大利,這時的意大利還在黑暗中,朦朦朧朧的雨把天和地的交界變得更加模糊。魆降倒是喜歡這樣的雨天,曖昧卻又清晰,是個適合罪惡滋生的日子……拒絕司機遞過來的傘,拿起自己並不多的行李,魆降坐上已等候多時的黑色轎車,向意大利規模最大的醫院駛去。 。
魆降是個醫生,年紀輕輕卻有著深厚學歷眾多名銜的醫生,天才麼,不為過。儘管人人都稱讚他醫術如何高明,熟知他的人都知道魆降是個異類,他有著醫生身上不應該有的冷酷殘忍的心……
魆降討厭麻煩事,但這次的病人居然能通過哥聯繫到自己,可想……掌握著意大利黑手黨半邊天的老大,儘管是討厭的人但怎麼說人們對於為自己帶來利益的人總是客氣的,沒有永遠的朋友,沒有永遠的敵人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 “就当是来意大利短期旅行吧。”魆降勾了勾嘴角,笑容,邪魅。


*醫院的特等治療室

看著帶恭維的笑容。叱吒黑道大半生又如何,在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上,也只是一個無能的凡人。
“織田醫生,辛苦你了,長途跋涉一定很疲勞吧。“里頓先生儘管虛弱,仍然扯起了笑容,“不過……你也知道……這次手術……織田醫生認為這次的成功率有多少?”小心翼翼的語氣,半生呼風喚雨的偉大人物在病魔面前也只能做出如此低微的樣子,可笑。
“我從不談成功,只要我接受就不會出現失敗的案件,相信里頓先生明白,不然何必勞心勞力地請我到這裡?”魆降略略地翻看著病歷。話語一語相關,一是對手術的自信,另一個卻暗指了對方的身份。
“……”里頓臉色一僵,馬上又轉換笑容,“那這次就拜託織田醫生了。”說著費力地提起手,魆降會意地握了一下。
寒暄一番,魆降走出特等治療室。


“織田醫生!請留步……那個,老大吩咐,醫生初到意大利,人生地不熟,不如由我們派人為醫生當個導遊,您看?”身穿高級黑西裝,男人帶笑地攔住魆降的路。
“放心吧,我也有我的原則,你可以安心復命。”魆降勾了下嘴角,頭也不回地往前走,
“是,我明白了,請你相信,我們都是十分信任您。若織田醫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找我,我會為你辦妥的,那麼請慢走。”男人躬身,眼神不帶感情。


計劃,序幕拉開。


第一章

規模最大的醫院倒不負盛名,寬闊的走廊,華燈為兩邊光潔的牆投下斑駁的的光點,一切都只讓人覺得奢華。虛偽,再多的華燈,再多的光明也掩蓋不了的黑暗。救死扶傷的醫院背後,真實帶血的黑暗,可惜,有誰去揭開?不知不敢不想。


“知道嗎?昨天……”
“你是說那件事?好可憐啊,聽說那個女人進來時還是有氣的,怎知道……”
“噓,不要那麼大聲啊,這種事情不是我們可以猜測的,不過……你知道那個留下的孩子怎麼辦嗎?那孩子還只有4歲啊。”
“好像說……”
“啊,快看快看,是織田醫生啊!”
“真的真的!”
無視護士煩人的噪音和過火的眼神,魆降從容地魆降拿起病歷,翻開。同情?這麼快就被轉移的同情……真是膚淺啊。


為里頓先生動手術的準備時間裡,魆降被院長拜託,暫時成為這間醫院的醫生,無聊的時間總是要被打發的,院長的請求倒是不錯的消遣,儘管魆降從沒有在一間醫院長期留任,但對醫院,魆降卻難得地喜歡,醫院是個有趣的地方。


*昨夜,辦公室內

難得的空閒夜,魆降窩在辦公室看書,手中是一如既往的seven star。
“砰砰砰~砰砰砰”急速的敲門聲,夜的寧靜就這麼被打破,天空無星,似乎是預兆著些什麼。
“織田醫生!織田醫生!請您來一下!”


來到急症室,手術中的燈光紅澄澄,映得人心慌。套上消毒服,戴上口罩,手套……整裝進入手術室,抬頭看著心電圖上已經停止的跳動……魆降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名把他請到這裡,現在嚇呆了的醫生。
“織田醫生,請你來是希望你再檢查,聽說你能帶來奇蹟。”副院長把位置讓給了魆降,儘管帶上面罩,仍能看出眼角的……笑意! ?
“我只是醫生,並不是神,副院長太看得起我了。”魆降調眉,從容地對已死的女人進行檢查,傷得很重,但腹部的撞傷卻……看到死者的手臂上……“車禍。”
“是的,織田醫生,是23時36分的事故。”一旁的護士盡職地解釋道,慌亂使她面上露出不自然的白。
“死於車禍,很明顯不是?副院長希望我說什麼?”魆降退開,“難道副院長那麼不自信到令宣布死訊都要別的醫生進行麼?”
“呵,既然連聞名的織田醫生也這麼說,死因:車禍。”副院長深沉地看了眼魆降,在病例上潦草地簽下名字,頭也不回離開了手術室,隨行的是那名傳信的醫生。


“看來聞名的天才也不外如是,能發明出令天才也發現不到的藥的我才是真正的天才啊,哈哈哈!”副院長張揚的笑聲在空曠的走廊振盪,面上,邪惡而瘋狂。
“但,副院長,為什麼要特意找他來,難道不怕……”另一名醫生顫抖著聲音,不解地跟在副院長後面。
“聞名的天才鑑定過的死訊更有說服力不是?而且也證明了我的成功啊,博裡得,看來你要學習的東西還太多,這樣又怎麼接任我的位置呢?”副院長頭也不會,話語間掩藏不了得意,今天可以算上是他人生中的成功點也是轉折點。
“是是,我明白了,院長。”博裡得哈著腰身,點頭稱是。
走廊的燈把他們的影子投射在光潔的地板,拉得長長的,長長的。


同時,魆降站在窗台前,微笑,飛把他的髮絲揚起,“被小看了。真是的,聽四弟說意大利笨蛋很多看來不假。”把手中的煙熄滅,“現在等待好戲開場。”

……待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改了又改,終於發上來了(其實是免得自己再改),
好吧,我寫得比較多,
但會盡量在魆降回家後寫完的,
於是對空太的身世有興趣的童鞋請耐心等待,
無責任地退場





留言

  1. 畅猫猫 | URL | -

    W你不厚道地挖坑了………快点填完它啊喵~

发表留言

(留言:編集・删除に必要)
(只对管理员显示)

引用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sakakia.blog128.fc2blog.us/tb.php/6-c0ac27e0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
カテゴリ